阿达西瓦达咩达_餐饮行业加盟排行

时间:2020-05-30 01:01    分类:加盟资讯
摘要:

[阿达西瓦达咩达]——我真是良民经典章节在线阅读没有别的事情能比阅读古人的名著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神上的乐趣,我真是良民小说在线这样的书即使只读半小时,也会令人愉快、清醒、高尚、刚强,仿佛清澈的泉水沁人心脾。这是一个无节操的老流氓,重生后改过自新的故事

[阿达西瓦达咩达]——我真是良民经典章节在线阅读

没有别的事情能比阅读古人的名著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神上的乐趣,我真是良民小说在线这样的书即使只读半小时,也会令人愉快、清醒、高尚、刚强,仿佛清澈的泉水沁人心脾。这是一个无节操的老流氓,重生后改过自新的故事~…………本书轻松日常向,不喜勿喷。

清晨,阳光从蒙满灰尘的纱窗照射进来,铺洒在漆面斑驳的电脑桌上,形成一块块明暗交错的光斑;金黄色空气中,有点点颗粒状灰尘在游动,就像无数起舞的小天使……

“嗳~小关……醒醒……小关……”

“唔…别闹……”趴在电脑桌上的年轻人不耐烦得耸耸肩头,把搭在上面的手给抖掉,面朝下含糊不清的呓语着,“我再睡会,八点叫我。”

站在身后戴着一副黑色方框眼镜,手里提着个拖把的青年笑骂道:“别尼玛睡了,再睡你下个月就要喝西北风了。你要实在不想起来也行,到我屋里睡去,我要打扫卫生呢!”

眼镜男说完,眼看电脑桌上的年轻人还是没动静,踢踢靠垫海绵都翻出来的黑色不锈钢电脑椅,“快起来吧,一会老板来了要骂人的。”

好像是不太***,趴在那的年轻人换了个***,侧着身体把脑袋压在右边胳膊上,然后用左手捂着脑袋,哼哼唧唧说:“你老板谁啊这么刁,让他……”

年轻人话说到一半突然止住了,慢慢坐直身子,双手捧着脸揉揉惺忪的睡眼,映入眼帘地既不是KTV包房里85吋+的液晶显示器,也不是他家客厅里55吋的海信曲面电视,而是一台古董级19吋CRT纯平显示器。

纯平显示器画面上是一款曾火爆大江南北的游戏登录界面——热血传奇。上面穿着暗灰色法师袍的男法师,正酷酷的低着头,一手叉腰,一手玩弄暗红色小火球。

年轻人转动了一下呆滞的眼球,把视线聚焦到布满烟疤的老式双排电脑桌上。

一只印着爆汝女郎的塑料打火机,半包硬壳红双喜,还有一只烟熏火燎的不锈钢烟灰缸,里面盛放着大半缸烟***,窗外凉风把烟灰吹得到处都是,只剩下他刚才趴着的一小块区域还算干净。

“这……这是哪里?”眼前诡异的一幕让年轻人彻底清醒过来,慌不迭转头看去。

这是一家老式网吧的一楼大厅,呈正方形布局,两边以及中间位置摆放着四排老式CRT电脑,中间留有两条仅供人通过的通道。右手尽头是一道颜色已经熏黄的木制楼梯,而左手边则是玻璃门,门外就是喧嚣热闹的马路。

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让年轻人瞳孔里出现了一丝迷茫的神色,努力回忆着。

昨晚一朋友邀请他去参加婚前的最后疯狂:单身party。

本来一切都在计划内,先是在酒店里胡吃海塞庆祝了一顿,然后又到酒吧里痛饮了一番。到这里本该结束了,结果其中一个提议说去唱歌,然后一个电话叫来了四五个盘正条顺的卫校妹子。

大家一看也不走了,架着那个准新郎官就杀去了KTV。

在KTV里自然又是一顿喝,喝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反正搂住了一摸胸,只要不是平的嘴巴就怼上去了。

喝喝吐吐,抠抠摸摸,下面……光阴似箭?

不记得了。

噢,对了,他叫关秋。

“嘎吱——”

电脑椅摩擦水泥地的声音把关秋从愣神中惊醒过来。

他撑着椅子扶手勾头望去,身后是一名年约二十四五岁的眼镜男,瘦长脸,黑眼圈,脸上呈现出长时间不见光照的苍白色,油腻腻的头发贴服在脑门上,此刻正端着烟灰缸往脚下的垃圾桶里倒。

看到对方长相,关秋瞳孔缩了缩,记忆中这张面孔好像在哪里看过。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好像是察觉到关秋的目光,眼镜男抬头看来,咧嘴笑笑问:“现在都7点半了,你还不去上班啊?”

关秋没回答,迟疑着问道:“你……是小周?”

眼镜男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也没回答,把烟灰缸放到桌上,然后从水桶里拎了块毛巾出来拧干,边擦桌子边说:“你这样白天上班,晚上熬通宵,迟早要把身体搞坏。我劝你还是悠着点。”

听着眼镜男的话,关秋脑海里如同划过一道闪电,他想到了某种不可能的可能。

这个眼镜男具体叫什么他不清楚,记忆中只知道他姓周,是一家如果他没记错应该叫“稻草人”网吧的网管。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认识这个小周在2002年底左右,然后到2004年中网吧转让,他去了市里面另外一家网吧上班,之后再也没见过对方。

相对于其他生命中的过客,关秋之所以对这个小周记得这么清楚,概因为他对网络游戏所有的***,全部都虚耗在这家网吧里面。

而这个管网小周对他一直挺照顾,在他囊中羞涩的时候会等晚上老板离开后用网管卡偷偷帮他开机器,会买包便宜的烟两个人一起抽,偶尔吃泡面的时候也会给他来一桶。

当然,他发工资的时候自然也会投桃报李。

现在问题是,这个小周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按照时间推算,对方现在都四十多岁了,怎么会这么年轻?

带着***的惊讶以及不解,关秋缓缓转过头去看电脑显示器右下角的时间提示:7:31,2003-08-22。

关秋脑袋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嗡”的一声炸开了,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时间显示器,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后面网管小周见他半天不吭声,也不下机,喊道:“嗳,小关,你真不去上班啊?我听你说这个月已经迟到两次了,今天要再旷工的话,你那点工资可就全扣光了。”

“……”

“小关……小关……”见关秋坐那一动不动,网管小周走过来推了他一把。

终于回过点神的关秋,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问:“啊……怎么啦?”

“我说你还不去上班?”

关秋没回答,而是反问道:“今天真是……2003年8月22号?”

“啊,怎么啦?”

关秋还是没回答,再次问道:“厕所在哪边?”

本来还一副调侃口吻的网管小周,见关秋一脸古怪的表情,再加上问出的话也神神叨叨的,脸上的笑容慢慢不见了,不放心的说:“厕所在楼上。你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啊?要不行的话你就到我房间睡一会,等下你那位同事来了,我让他帮你到厂里请假去。”

网管小周跟关秋一样,玩的也是传奇,为了有时间练级,特地跟老板申请值夜班,这样后半夜就可以专心玩游戏了,因此他知道,关秋已经连续通宵了一个月。

但是他白天可以补觉,而关秋白天却要上班,很多时候就是在厂里找个地方偷偷眯上一会,或是像昨晚那样,倦极而眠。

正因为如此,网管小周还以为关秋长时间熬夜,精神恍惚了呢!

可惜这个时候网络资讯还不发达,要不然他就该知道有个让所有修仙党心惊肉跳的词——猝死!

关秋扶着椅子站起来,笑了笑说:“我没事。”说着抬腿朝通道尽头的楼梯走去。

网管小周在后面喊道:“要不我给你钥匙到我房间睡一会?”

关秋没回答,抬起手朝身后摆摆,快步上了楼梯。

楼上空间比楼下要大一点,布局也不相同,不过因为杂物室、配件休息室以及卫生间占了一部分地方,所以实际摆放的电脑只有楼下一半不到。

还有一个多小时通宵就结束了,楼上客人并不多,且大多都是女的。这是因为楼下配置稍高的电脑只给打游戏的上,聊QQ听歌看电影只能到楼上,且电影只允许看网吧下载好的。

你要想看网页电影,对不起,不让看,因为会拖网速。

按照记忆中的方位来到男女混用的厕所外,敲敲门,确定里面没人,关秋推门走了***,顺手把门锁上。

此时外面已是天光大亮,所以即使厕所窗户朝阴,里面依然很明亮。

就是味道不怎么好,也不知道哪个家伙那么没公德心,上完厕所不冲水就算了,而且橘黄的尿液溅的便池里外到处都是。

“上帝保佑他……逢赌必输!”

关秋歪歪嘴过去冲了便池,转身来到洗手台边,朝缺了一角的玻璃镜看去,里面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庞,偏女性化的丹凤眼,坚挺的鼻梁,薄厚恰到好处的嘴唇,小模样长得很帅气。

可惜,由于长时间熬夜,脸色苍白,黑眼袋,眼大无神,皮肤粗糙,鼻头上很多黑头,嘴唇干涩开裂,略肥的工作服穿在身上显得松松垮垮,形象实在是有些惨。

伸手抹掉镜子上的灰尘,关秋凑近了仔细看着自己。

眉角位置一条三寸长的伤疤不见了,那是05年跟人群殴时被啤酒瓶划的;

左脸下颚骨处的一块凸起的肉茧也不见了,那是07年和人开片时被小攮子刺的。

又用手摸了摸左耳上方,那里一条八公分长的蜈蚣疤也不见了,那是09年在酒吧被人从背后用砍刀劈的,差一公分耳朵就没了。

顺势张开嘴看了看,那颗氧化锆全瓷大门牙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口雪白整齐的原生态贝齿。

随后又把衣服脱了个精光,上下左右前后看了个仔细,身上曾因年少轻狂留下的印记统统消失不见。

看着镜子里充满青春气息的***,关秋咧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年轻真好!”

在厕所里足足待了半小时,直到消化完突如其来的***变故后,关秋才用冷水冲了把脸,然后精神亢奋的下了楼。

楼下网管小周正在拖地,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眼,然后边拖地边问:“你怎么样?上班还是回去?”

“没事没事~我好的很!”关秋咧嘴回了句,心情激动的来到他那台古董级CRT电脑前坐下。

由于长时间不开始,登录已经失效。

退出重新登录,选择29区惊云,桌上耳机里响起熟悉的音乐声。

这款他前后玩了3年半、并且令他从此对任何类型游戏都提不起兴趣的热血传奇的账号密码,他这辈子不会忘记。

略显生疏的输入账号,密码是他名字首字母的拼音缩写+老家固话号码。

成功登陆。

古拙浑厚的背景墙前,一手叉腰,一手托小火球的风***男法师,正随着背景音乐轻轻摇曳。

关秋拽过外皮已经剥落的老式耳机卡在脑袋上,闭着眼听那首钢琴鼓点混合音乐,那纯粹干净的声音,让他忍不住想落泪。

“呵呵,矫情了~”

为逝去的青葱岁月默哀了会,关秋睁开眼朝下方的人物信息看去,姓名:【无公害良民】,等级:【43】,职业:【法师】。

关秋咧嘴无声的笑。

他是29区惊云的十***师之一,等级更是排在前三。

点击【开始】,画面一转,各种人嘶兽喉从耳麦里传来,火墙、冰咆哮、灵魂火符的技能声也是不绝于耳,定睛一看,原来是盟重省的安全区。

习惯性的按了下F10,角色装备窗口弹了出来,一套法神装,身上穿着1.76版本刚刚推出的法神披风,手持3—12血饮,飒爽英姿。

看着角色身上的装备,关秋又是一阵出神。

这些东西当年可都是他的心血。他是一介散人,又没钱氪金,只能像个小蜜蜂似的勤勤恳恳的帮人背药,捡垃圾卖。

等有了点资本后又没日没夜下猪洞练级,下祖玛、封魔打装备,到矿区挖黑铁矿砸武器,一步步混到法神套,加全区唯一一把魔法3—12,准确加6的极品血饮。

而他身上的法神披风更是来头甚大,它是29区惊云第一件。是他抢到的。

当初更新1.76版本,无数大公会包场打新衣服,战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脑浆子都打出来了,散人连BOSS刷新区域都靠近不了。里面已经被火墙跟冰咆哮淹没了,再厚的血量***三秒钟都撑不了就要黑白屏。

他当时也跟着去凑热闹了。穿着一身商店装,想着反正死了也没撒损失,大不了免费回城。

就在外围区域晃荡了几圈,没过多长时间就看公共频道有人喊里面爆新衣服了,然后他就跟着大批散人往里面冲。

中心区域密密麻麻全是人,火墙连片,烈焰焚天,神兽嘶吼,地上外挂提示的“法神披风”几个猩红大字显眼异常。

装备有保护时间,BOSS不是你杀的,一定时间内你捡不起来。

他当时脑袋一热,顶着魔法盾,磕着强效药水就往中心点冲。他等级高,用抗拒光环把路上挡道的公会成员、以及围绕在法神披风周围的高等级玩家统统推开,一脚站了上去。

撑了不知两秒还是三秒,盾破,随即“呃”的一声,死在了法神披风上……

他没下线,而是疯狂点击地上的衣服。

死后有一段时间是可以捡取地上物品的。

一直等画面里的人物不动弹,他才退出重新登录,打开背包一看,法神披风安安静静躺在他背包里。

当初整个网吧都轰动了,等他把衣服穿上身时,游戏里N多人密他,最高的开价2000要买他衣服,他没卖!03年的2000块啊,

可惜好景不长,到了04年2月份,他的账号被盗,费尽千辛万苦弄回来的装备全被扒了。记得当时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不仅如此,那个盗号的也是***绝,装备虽然扒了但是没改他密码,到了晚上游戏里一位好朋友给他凑了套比神装次一级的祖玛装后,第二天连号带装备就此杳无踪影。

因为不记得密保,想找也找不回来。

哀莫大于心死。

其实在第一次被盗号后他已经心如死灰,所以在第二天发现账号登录不了时,他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显得很平静,甚至心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也就是从传奇之后,后面相继火爆的游戏,像梦幻西游、魔兽、CF,再到英雄联盟乃至吃鸡,他都是浅尝即止,再也没了当初的***四射,全身心的投入。

怔怔的出了会神,关秋收拾心情退出登录,下机。

就在刚刚他感觉腹中一阵火烧火燎,这时饥饿的感觉。

跟网管小周打了声招呼后朝网吧门口走去,隐约记得网吧附近就有家包子铺。

此刻外面已是艳阳高照,毒辣的太阳不遗余力的炙烤着门口的水泥路面,驱散昨夜空气中残存的最后一丝凉意。

这里是沪市的后花园,几年后全国经济百强县第一、且一直独领风***的县级市“鹿城”的市中心边缘——安淋镇。

不过现在才是03年,距离鹿城腾飞还有好几年,记忆中街道两边整齐划一的商铺现在还没有开始规划,入目所及到处都是那种外墙斑驳的三层商住两用楼房,门口垃圾横飞。

正前方鹿城主干道宽敞整洁的双向六车道柏油路,现在也还没影,取而代之的则是裂缝密布的水泥路,车子驶过,后面灰尘喧嚣。

而记忆中那座早就拆除的老式天桥,现在依然坚挺的存活着,桥下力工、黑摩的司机、卖菜小贩扎堆聚在一起胡吹神侃,不时传来一阵大笑声。

虽然没有高楼大厦,虽然没有整洁清爽的路面,但一切在关秋看来却是那么的亲切,连空气中的灰尘此刻闻起来都是那么脾人心肺。

尽管饥肠辘辘,但关秋还是忍不住想大喊大叫几声,以此来宣泄心中的畅快。

想到就做,把手套在嘴边,对着前方川流不息的马路大叫了起来,“啊…………我要一桶浆糊!”

网吧门口搭个棚子修自行车的豁牙老头,咧着嘴朝他傻笑;马路边树荫下几个骑自行车的厂妹,更是笑喷了出来,齐齐朝他看了眼,转过头肩膀一阵耸动。

关秋***笑了几声,摸摸肚子朝天桥下的包子铺走去。

“老板,来一笼肉包子,再加一碗豆浆,少糖。”说完关秋径直进了包子铺,找了张油污密布看不清本色的桌子坐下。

皮肤黑黝黝的老板娘端了一屉包子放到桌上,咧着一口白牙笑道:“小关你先吃,我帮你拿豆浆去。”

关秋是常客,基本天天来,老板两口子都认识他。

“嗳,谢谢啦。”关秋客气了一句,捏起一个大肉包子狼吞虎咽起来。

“嘶嘶——好烫——”

“唔唔,还是现在的肉包子好吃,真香——”

隔壁桌两个刚下夜班的妹子,一脸想笑又不好意思的样子,脸憋的通红。

饿极的关秋,从来没感觉肉包子这么好吃,6个大肉包子风卷残云的吃完,端起剩下的半碗豆浆一口气喝光。

打了个饱嗝后,原地满血复活,此刻就算麻生希过来了,也保证在他冒蓝火的加特林之下尖叫着:阿达西瓦达咩达~

关秋忍不住再次感慨:年轻的感觉,真TM好!

记得之前他熬通宵,第二天中午起来脑袋总是浑浑噩噩,精神倦怠,一直要到下午才能恢复正常。哪像现在,熬了一个通宵后依然龙精虎猛,生机勃勃。

“老板,多少钱。”

“老价格,2块5。”

“什么,两块五?”关秋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现在包子一块钱三个,豆浆五毛,可不就是两块五嘛。

“真便宜。”关秋咧嘴笑着,伸手朝黑色松紧裤口袋摸去。

左边,空空如也。

翻右边,兜比脸还干净。

再看贴着胸口的墨黑色卡其布工装上衣,不用摸关秋就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形。

“卧槽——我身上居然一毛钱都没有……”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我真是良民小说免费章节”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全文在线阅读<<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德轩加盟网

[阿达西瓦达咩达]——第2章一桶浆糊

在厕所里足足待了半小时,直到消化完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后,关秋才用冷水冲了把脸,然后精神亢奋的下了楼。

楼下网管小周正在拖地,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眼,然后边拖地边问:“你怎么样?上班还是回去?”

“没事没事~我好的很!”关秋咧嘴回了句,心情激动的来到他那台古董级CRT电脑前坐下。

由于长时间不开始,登录已经失效。

退出重新登录,选择29区惊云,桌上耳机里响起熟悉的音乐声。

这款他前后玩了3年半、并且令他从此对任何类型游戏都提不起兴趣的热血传奇的账号密码,他这辈子不会忘记。

略显生疏的输入账号,密码是他名字首字母的拼音缩写+老家固话号码。

成功登陆。

古拙浑厚的背景墙前,一手叉腰,一手托小火球的风骚男法师,正随着背景音乐轻轻摇曳。

关秋拽过外皮已经剥落的老式耳机卡在脑袋上,闭着眼听那首钢琴鼓点混合音乐,那纯粹干净的声音,让他忍不住想落泪。

“呵呵,矫情了~”

为逝去的青葱岁月默哀了会,关秋睁开眼朝下方的人物信息看去,姓名:【无公害良民】,等级:【43】,职业:【法师】。

关秋咧嘴无声的笑。

他是29区惊云的十大法师之一,等级更是排在前三。

点击【开始】,画面一转,各种人嘶兽喉从耳麦里传来,火墙、冰咆哮、灵魂火符的技能声也是不绝于耳,定睛一看,原来是盟重省的安全区。

习惯性的按了下F10,角色装备窗口弹了出来,一套法神装,身上穿着1.76版本刚刚推出的法神披风,手持3—12血饮,飒爽英姿。

看着角色身上的装备,关秋又是一阵出神。

这些东西当年可都是他的心血。他是一介散人,又没钱氪金,只能像个小蜜蜂似的勤勤恳恳的帮人背药,捡垃圾卖。

等有了点资本后又没日没夜下猪洞练级,下祖玛、封魔打装备,到矿区挖黑铁矿砸武器,一步步混到法神套,加全区唯一一把魔法3—12,准确加6的极品血饮。

而他身上的法神披风更是来头甚大,它是29区惊云第一件。是他抢到的。

当初更新1.76版本,无数大公会包场打新衣服,战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脑浆子都打出来了,散人连BOSS刷新区域都靠近不了。里面已经被火墙跟冰咆哮淹没了,再厚的血量进去三秒钟都撑不了就要黑白屏。

他当时也跟着去凑热闹了。穿着一身商店装,想着反正死了也没撒损失,大不了免费回城。

就在外围区域晃荡了几圈,没过多长时间就看公共频道有人喊里面爆新衣服了,然后他就跟着大批散人往里面冲。

中心区域密密麻麻全是人,火墙连片,烈焰焚天,神兽嘶吼,地上外挂提示的“法神披风”几个猩红大字显眼异常。

装备有保护时间,BOSS不是你杀的,一定时间内你捡不起来。

他当时脑袋一热,顶着魔法盾,磕着强效药水就往中心点冲。他等级高,用抗拒光环把路上挡道的公会成员、以及围绕在法神披风周围的高等级玩家统统推开,一脚站了上去。

撑了不知两秒还是三秒,盾破,随即“呃”的一声,死在了法神披风上……

他没下线,而是疯狂点击地上的衣服。

死后有一段时间是可以捡取地上物品的。

一直等画面里的人物不动弹,他才退出重新登录,打开背包一看,法神披风安安静静躺在他背包里。

当初整个网吧都轰动了,等他把衣服穿上身时,游戏里N多人密他,最高的开价2000要买他衣服,他没卖!03年的2000块啊,

可惜好景不长,到了04年2月份,他的账号被盗,费尽千辛万苦弄回来的装备全被扒了。记得当时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不仅如此,那个盗号的也是他妈的绝,装备虽然扒了但是没改他密码,到了晚上游戏里一位好朋友给他凑了套比神装次一级的祖玛装后,第二天连号带装备就此杳无踪影。

因为不记得密保,想找也找不回来。

哀莫大于心死。珑珑小说网

其实在第一次被盗号后他已经心如死灰,所以在第二天发现账号登录不了时,他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显得很平静,甚至心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也就是从传奇之后,后面相继火爆的游戏,像梦幻西游、魔兽、CF,再到英雄联盟乃至吃鸡,他都是浅尝即止,再也没了当初的激情四射,全身心的投入。

怔怔的出了会神,关秋收拾心情退出登录,下机。

就在刚刚他感觉腹中一阵火烧火燎,这时饥饿的感觉。

跟网管小周打了声招呼后朝网吧门口走去,隐约记得网吧附近就有家包子铺。

此刻外面已是艳阳高照,毒辣的太阳不遗余力的炙烤着门口的水泥路面,驱散昨夜空气中残存的最后一丝凉意。

这里是沪市的后花园,几年后全国经济百强县第一、且一直独领风骚的县级市“鹿城”的市中心边缘——安淋镇。

不过现在才是03年,距离鹿城腾飞还有好几年,记忆中街道两边整齐划一的商铺现在还没有开始规划,入目所及到处都是那种外墙斑驳的三层商住两用楼房,门口垃圾横飞。

正前方鹿城主干道宽敞整洁的双向六车道柏油路,现在也还没影,取而代之的则是裂缝密布的水泥路,车子驶过,后面灰尘喧嚣。

而记忆中那座早就拆除的老式天桥,现在依然坚挺的存活着,桥下力工、黑摩的司机、卖菜小贩扎堆聚在一起胡吹神侃,不时传来一阵大笑声。

虽然没有高楼大厦,虽然没有整洁清爽的路面,但一切在关秋看来却是那么的亲切,连空气中的灰尘此刻闻起来都是那么脾人心肺。

尽管饥肠辘辘,但关秋还是忍不住想大喊大叫几声,以此来宣泄心中的畅快。

想到就做,把手套在嘴边,对着前方川流不息的马路大叫了起来,“啊…………我要一桶浆糊!”

网吧门口搭个棚子修自行车的豁牙老头,咧着嘴朝他傻笑;马路边树荫下几个骑自行车的厂妹,更是笑喷了出来,齐齐朝他看了眼,转过头肩膀一阵耸动。

关秋嘿嘿笑了几声,摸摸肚子朝天桥下的包子铺走去。

“老板,来一笼肉包子,再加一碗豆浆,少糖。”说完关秋径直进了包子铺,找了张油污密布看不清本色的桌子坐下。

皮肤黑黝黝的老板娘端了一屉包子放到桌上,咧着一口白牙笑道:“小关你先吃,我帮你拿豆浆去。”

关秋是常客,基本天天来,老板两口子都认识他。

“嗳,谢谢啦。”关秋客气了一句,捏起一个大肉包子狼吞虎咽起来。

“嘶嘶——好烫——”

“唔唔,还是现在的肉包子好吃,真香——”

隔壁桌两个刚下夜班的妹子,一脸想笑又不好意思的样子,脸憋的通红。

饿极的关秋,从来没感觉肉包子这么好吃,6个大肉包子风卷残云的吃完,端起剩下的半碗豆浆一口气喝光。

打了个饱嗝后,原地满血复活,此刻就算麻生希过来了,也保证在他冒蓝火的加特林之下尖叫着:阿达西瓦达咩达~

关秋忍不住再次感慨:年轻的感觉,真TM好!

记得之前他熬通宵,第二天中午起来脑袋总是浑浑噩噩,精神倦怠,一直要到下午才能恢复正常。哪像现在,熬了一个通宵后依然龙精虎猛,生机勃勃。

“老板,多少钱。”

“老价格,2块5。”

“什么,两块五?”关秋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现在包子一块钱三个,豆浆五毛,可不就是两块五嘛。

“真便宜。”关秋咧嘴笑着,伸手朝黑色松紧裤口袋摸去。

左边,空空如也。

翻右边,兜比脸还干净。

再看贴着胸口的墨黑色卡其布工装上衣,不用摸关秋就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形。

“卧槽——我身上居然一毛钱都没有……”

喜欢我真是良民请大家收藏:(m.soshuw.com)我真是良民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德轩加盟网

阿达西瓦达咩达_餐饮行业加盟排行  第1张

陕西省餐饮加盟 新型餐饮加盟 素食餐饮加盟 郑州餐饮连锁加盟 加盟西式餐饮 连锁餐饮加盟费用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dedexuan.cn/news/43111.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dedexuan39188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老薛主机终身7折优惠码boke112

上一篇:
下一篇: